盐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谁在浅唱谁的流年

2019/07/13 来源:盐城信息港

导读

雨落烛台,剪花灯影。寂寥无声,唯风暗涌。远方缠绕的流年,谁在浅唱谁的念。谁在浅唱谁的流年,谁在虚构谁的梦境。年华里藏着薄荷凉,忧伤中

雨落烛台,剪花灯影。寂寥无声,唯风暗涌。远方缠绕的流年,谁在浅唱谁的念。

谁在浅唱谁的流年,谁在虚构谁的梦境。

年华里藏着薄荷凉,忧伤中陌遇路人甲。

每一个荒凉的梦中都有一个荒凉的拾梦者。然而他却拾噩梦于囊袋中,行走在无边的荒漠风沙间,寻找一处有绿洲的甘甜,把噩梦净化于此地,再继续拾梦。然,那也只是徒劳,即使有绿洲,有水源,但是在这荒无人迹的边境也只是奢求,也只是海市蜃楼的幻境,产生那么一瞬间感到生命不再停息的错觉,之后便是绝望的蔓延。

谁会在下一个故事中醒来?但主角并不是我们,情节也不会是由我们来设定。我们该做的只能是等待,等待,再等待。等待被泪水浇灌的枯枝败叶再一次苏醒;等待落幕的结局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等待下一站的列车会带着梦开向远方。

我不知道自己是该感叹还是该悲叹。当月光倾洒进窗内,我常想月光也不可能会一直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展现它的柔美,云层会为它披上错约朦胧,阴雨天气它褪去了所有的光华,只能停留在适宜的时候,才可以独自欣赏。

此刻,我走出落地玻璃窗,从远处吹来的风轻拂过脸颊,我知道我是清醒的。但我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迷茫。远方,有人在呼唤。如今。有人在期盼。只是那些曾经在脑海里不可磨灭的点点滴滴早已淡出记忆。时过境迁,即便不再提起,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可言了。

夜,静谧地甜睡了。有某种牵扯拉动着我的思绪,原来我们早已经改变。就这样吧,既然回不到从前,那就好好的生活。

听,谁在编织谁的故事,谁在浅唱谁的流年。

有助于勃起障碍治疗的七种食物
黑龙江哪家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