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别哭唔嘚亾壹7z7z

2019/06/08 来源:盐城信息港

导读

别哭,我的人(一)我的2002倒霉透顶,没考上大学,女朋友轻轻地离开,没带走一点云彩,好不容易找了份看上去还算体面的工作,上岗没几天

别哭,我的人(一)

我的2002倒霉透顶,没考上大学,女朋友轻轻地离开,没带走一点云彩,好不容易找了份看上去还算体面的工作,上岗没几天,又被一辆没牌照的客货车撞断了胳膊。在落英缤纷的9月,别人都在享用秋天的浪漫,我却只能窝在医院里,真是想不沮丧都不行。

2002年9月的那个傍晚,我满腔仇恨地坐在住院处门口的台阶上,一边抽烟,一边构想如果有那么一天,我逮住那个逃逸的司机,该给他施以什么样的酷刑。正想到激烈处,有人从门里出来,停在我身后,“啪啪”地用打火机点火。我回头看看,出乎我的意料,站在那儿的是一个20出头的女孩。

女孩的打火机不太好使,半天烟也没点着,她的火气倒不小,“砰”地一声把打火机摔地上了。我心中暗笑,掏出自己的打火机,递上去说用我这个吧。她说:“谢谢。”接过去点上了烟。她还打火机时我们的目光对在一起,不由得我心里一跳。这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可我们距离很近,我看她看得很清楚。她戴了顶黄色的毛线帽子,皮肤很白皙,鼻子高高的,嘴巴小巧玲珑。她的眼睛,老天,我忽然想起《天龙八部》里的一个回目,叫“双眸灿灿如星”,那不是镜花水月,那是真的,原来真的有双眸灿灿如星的人啊。

她迈下台阶,四下里黑漆漆的,她走了几步就站下了。我打量着她的背影,她抽烟的架势很拙劣,明显是个新手,我一向讨厌女孩子抽烟,这个发现让我略感宽慰。淡蓝色的烟雾在倩女幽魂般的她的面前萦绕,很快又升上了夜空,她犹豫了几秒钟,转身走了回来。

我冲她笑笑,她也很淑女地嫣然一笑,说:“你瞅什么呢?”我说:“瞅你长得漂亮呗。”

我发誓我没有调戏她的意思,她比我大好几岁,那是姐姐,我怎么能没大没小呢?我只是恭维她一句而已,女孩子都爱听赞美的话,我小小年纪,随口说说,也无伤大雅啊。可她的反应太强烈了,张嘴就清脆悦耳地骂了句脏话,接着把烟冲我脸上扔过来。我惊惶失措,赶紧躲闪,断臂一阵剧痛,禁不住我唉哟连声。她说:“疼死你,你怎么不死呢。”又推了我一把,跑回病房去了。

我蹲在地上好半天才把疼劲儿忍过去。真欺负人呐,你凭什么啊,我差点没哭出来。我想我做人实在是太失败了。

第2天,在走廊里我又遇见了她。她依旧戴着那顶黄帽子,拿了个,边走边低声说话。她穿着病服,我这才知道原来她也是个住院的病人。她身材很美,肥大的病服穿在她身上,不显其臃肿,反而更风姿绰约了。她打完,一抬头看见我,狠狠瞪了一眼。我心里苦大仇深,本该瞪回去,可鬼使神差的,却对她挤了个媚笑出来。我很后悔,暗骂自己没出息,正想换个表情,她却也笑了,说:“你好啊。”想着昨晚她的狠毒,我悻悻地说。“不好。”她说:“谁惹你了老弟,我替你扁他。”

在这种情况下,那个正常的男人能板起脸来呢?她肩膀上粘了块胶布,我讨好地把它扯下来,说:“你不生气了?”她说:“生什么气呀,你夸我我该谢谢你才对。”

我心情大好,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一起下了楼。我想解释一下昨晚的事,支支吾吾刚说了两句,她就打断了我,说我这人就这样,爱乱发脾气,你别往心里去。9月的中午阳光很好,我们来到一个长条椅子前,她坐下去,靠在椅背上作深呼吸。“病房里闷死了。”她说。她闭上眼睛,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

我小心翼翼地和她保持一点距离,也坐下了。

你什么病啊?我没话找话。

她叹了口气,说:“心肌炎,很难受的。”

“……你这个帽子,像刘德华唱那什么歌儿的时候戴的那个,不过你戴着比他好看。”

“你以为我愿意戴啊,我剪短了头发,不好看……”

“我鉴赏鉴赏?没准儿挺好看呢,你自己觉不出来。”

“得了吧你。”

我一时间没话说了,她也不说话,闭上了眼睛,半天一动不动,睡着了一样。美人如玉啊,我借此机会盯着她看,那张略带一点倦意的脸,那长长的睫毛,淡淡的唇色,美得让人手脚冰凉,浑身发软……

她突然睁开眼睛,我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你困了吗?”她笑着摇了摇头。她盯着住院处的大白楼出神,忽然打了个冷战,转过脸对我说:“让我在你身上靠一会儿,行不行?”

我受宠若惊,说那有什么不行的。我挪了挪受伤的胳膊,她把腿伸到椅子上,蜷起身子靠到了我怀里。

她很轻盈,像一片羽毛,我几乎感觉不到她的体重。我闻到一点淡淡的清香,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可是很奇怪,我的心跳没多久就慢了下来,而且越来越慢,到几乎是“心如止水”了。我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吗?当然不是了。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过了几分钟,她低声说:“昨天我骂你,你真的不怪我?”我说:“谁让我挑衅了。”她轻轻笑了,又说:“你会怎么想我呢?又骂人,行为举止又有点……轻浮,一定不是个好女孩。”我急了,说:“我要是那么想,我就……我就……”她坐起来笑着说:“让自己另一只胳膊也断了?不用赌咒发誓,我说着玩呢。”

她看看表说该吃药了,明天见,起身走了。

她走路的样子,轻飘飘的,好像跳舞一样……我傻在她的背影里了。

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常常到院子里,天南海北的闲聊。我问她的名字,她开始不说,后来笑着告诉我,她叫谭花。谭花?我不信,现在的女孩子那有叫什么花儿的了。她说我就叫这个,不信算了。于是我就谭花谭花地叫她,她也快活地答应。她有着花样年华,花容月貌,如花般的笑靥……我心里充满了赞美之辞,渐渐觉得谭花这名字非但不土气,还越来越时尚起来了呢。

她现在没有男朋友,以前处过几个,都是越处越没感觉。她说:“我眼光挺高的,男孩子又一个比一个差劲。”她这么说的时候,撇着嘴,骄傲得不得了,然后她又叹了口气,好像有一点遗憾……

那天晚上月光很好,我们并肩坐在石阶上,因为聊起爱情这个话题,所以显得很亲密。后来她说她要回去睡了,我说:“你等等,等一下。”她奇怪地看着我,那星星般的眼睛,让我一下又没了勇气。

她开心地笑了,说:“18个了。”我垂头丧气地说什么18个了。她说:“你是第18个想追我的人啊,吉祥数,你运气真好!”

我跳了起来,又飞快地坐下,哀求她,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她说:“不好,你那么小。”我口不择言,说我挺有经验的啊。她轻蔑地冷笑。我困兽犹斗,说我会长大的。她说:“那我就不长了?”

我再次领教了她的喜怒无常,说完那句话,笑容还未敛去,她忽然哭了,有两颗泪飞快地流下,像流星划过夜空!

我大吃一惊,说哭什么啊,别哭,我不追你了还不行。我跪在那儿,笨拙地要给她擦眼泪,她说:“别,你手那么脏。”她掏出块手绢擦着,看看我,嘴角一弯,竟然又笑了。我闷闷不乐地说:“又哭又笑,还觉得自己挺了不起的呢。”她笑着说:“就是了不起,你不服气吗……”[1][2]

微信小程序开发怎么做
游戏
友情散文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