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专访王治全库巴不会被国美店合并联商资讯中

2018-11-01 09:38:47

专访王治全:库巴不会被国美店合并联商资讯中心

我不可能是被干掉的,因为那不符合法律 ,在王治全的离职消息被媒体曝光不到48小时内,王治全与他的亲信库巴副总裁彭亮,一同出现在离库巴办公楼1公里处的上岛咖啡。王治全说,在库巴被国美收购后的不到两年里,工作之余,甚至是谈业务合作,他都常来这家咖啡厅。在这里谈话,王治全说他觉得较为自在。

而在接下来的数月中,王治全表示他不会再来这家咖啡厅了,他打算回家休息,兴许会发起一段旅行,以便开启他新的职业路程。

这次会面,王治全给人的状态很自信,语音一如既往的干脆、凝炼,就好像刚刚遭遇离职的不是他,而是他的竞争对手一样。

王治全用舌尖顶出一个已嚼出肉的瓜子壳,硬生生的道, 媒体都不懂,如果我不想走,他们(国美)是弄不走我的,在(库巴)董事会里面,国美占三席,我们(库巴管理层)占俩,重大事项要70%以上通过,这(重大事项)就包含了高管的任免。

王治全继续辩解称, 在双方协议中,因为我本来就是CEO,所以CEO的职位任命就属于变化性的条款,谁当CEO我不一定能够决定,但要把我从CEO拿掉,我是有否决权的,新CEO的上任,我作为董事也是要签字的,我不签字,谁也不可能当得了这个CEO。

王治全说完,从胸内吐出一口气,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离职风波,把自己造就成了一个 络红人 ,这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尽管文科出身的王治全在内心深处有追求浪漫、功名的一面,但做事谨慎、雷厉的他并不想在 离职 这个敏感时期被弄出太多文章。他说,他怕国美的董事会因此而产生疑心。

王治全如此苦口婆心的阐述自己不是 被干掉 的,是不想让媒体把自己描绘成一个落魄的、被遗弃了的 苦行僧 角色,从而对国美管理层造成太大的压力。他认为,若如此,国美方面也会向自己施压。

根据匿名者提供的信息,国美2010年收购库巴签订的协议中包括,库巴核心高管5年内不得套现退出。王治全在谈起国美收购库巴的主要源动力时也提到,电商团队是国美当时渴望的并购资产。

这也就是说,王治全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其个人命运还是和国美联系在一起的。这也是王治全选择在这个时刻将浪漫主义情怀冷藏在谨慎思维之下的原因。

卖身 国美 幸运也是无奈

在熟悉王治全的人看来,王治全走上将库巴卖给国美这条路,是幸运也是无奈的。幸运的是,库巴与国美双方还算谈得蛮来,国美留给库巴的空间也较大;无奈的是,这是以家电起家的库巴在08、09年融资碰壁下,迫于资金和供应链的依赖,投靠国美的。

上述人称,这种路径对于志向远大的王治全来说,肯定不是终点。

35岁的王治全出身在新疆的一个开采石油家庭,技校毕业后在克拉玛依当了一名石油工人,93年的时候,每月收入便有1千元。这本让周围同学羡慕的待遇并没有锁住王治全,96年春,王治全却毅然离职,决心读书,去闯他心中更大的世界。

通过一年半的自学,再加上一年半的高中学习,王治全考上了四川大学专业,并在学校里担任宣传部部长,积极参与社会活动。毕业后,王治全选择了刚刚开展业务的夏新,做市场营销工作。之后,王治全在夏新又组建了公关团队,又做了夏新在浙江的销售总监。

2006年,认为自己已经在夏新做到顶了的王治全,考上了清华大学MBA,随即开始创业。

决定创业的时候,正逢CRT向液晶电视的革命转型期,王治全开始以创办液晶电视垂直线上论坛进行导购的方式培养用户。但发展一年后,王治全发现门户站有流量优势,更适合走媒体路线,于是07年又带着他的团队,转型B2C,卖彩电。2008年,王治全又将品类扩大到空调和家庭影院。这便形成了库巴的雏形 世纪电器。

2009年,世纪电器销售额已达3亿元,较2008年增长3倍。但王治全已看到了它的天花板。 家电这个品类厂商垄断性特别强,我们那个时候做一个亿或者几个亿的生意,基本上都是从经销商那拿货,或者炒货。维持这个规模可以,可你要再上一个台阶却上不去。厂商会控制你,比如创维和夏普,凡是从世纪卖的电视就两百台,当时扼杀我们完全是有可能用这种方法的。

由于金融危机,王治全在2009年融不到钱,世纪电器发展捉襟见肘,此外,王治全明白,光有钱,是改变不了家电行业供应链的。于是,在2010年11月,王治全把创业四年来的库巴(原世纪电器)以4800万元出让80%股份的价格卖给了国美。

王治全称,易凯资本的王冉是自己在清华读MBA时的一位老师的同学。通过王冉的引荐,自己又联系上了当时国美的第二大股东贝恩资本,于是开始与陈晓掌控时期的国美展开沟通。

跟随王治全打拼多年的彭亮称,王治全是一个理想远大,放得下过去,并且商业嗅觉灵敏,善于分析问题的创业者。这种特点在王治全身上烙印极深,从他的读书、工作、创业经历来看,都无不显现。

离职意愿由来已久 国美调整正当时

在上岛咖啡,王治全喜欢点云南普洱,他认为,这种高原生长的茶种往往口感浓烈,使自己不会迷失在 无我 的状态中。王治全称,自己其实很早就提出过离职请求,现在库巴与国美的发展都到了一个阶段,更是自己选择离开的时候。

王治全所指的这个阶段暗指国美已在悄悄进行的大调整。据一名国美内部人士称,国美已就其组织架构进行调整,放大了各部门的经营决策权,营运体系按多品牌战略形成相应的事业部,进行差异化、精细化的经营策略。

在这个大的步调下,国美的电子商务业务也将保持 双品牌战略 。此外,国美也正考虑以库巴为调整原点,以此重新梳理国美的供应链体系。

2011年,库巴销售额已达21亿元,较2010年增长超过4倍。王治全认为,库巴要继续发展已到了和国美做进一步资源对接的时候,同时,他认为,这种整合也一定是由库巴来做驱动。

供应链上的整合,一定是由库巴这边驱动的,因为你有什么需求才能知道整合什么,如果需求不明确怎么整合?所以国美不可能天天问你想要什么,不是这样的,一定是我想要什么?而你有什么?

其实仓储本身的成本不是、要命。要命的是仓库里面,放的这些货的周转速率,这个是要命的。国美的体系很大,因为有地域性,它(国美)的用户规模比电商窄,所以电商可以利用它的存货去节省成本,可以把周转速率变得更快,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王治全称, 我在这个时候辞职,是因为我对国美有什么,能给什么,了解不多。而丁东华(原国美沈阳总经理)比我更了解国美的资源。在整合中,的成本是沟通成本。他(丁东华)更适合在库巴需要整合国美供应链的时候,站出来,做指挥调度。

王治全表示,自己辞去库巴CEO后,依然是公司股东,将主要参与公司的战略决策。而丁东华在北大读MBA时修的也正是电子商务。王治全表示,在团队的努力下,由丁东华挂帅的库巴将不会有什么问题,反而会更出色。

库巴未来:以 家 为核心 不会被合并

在上岛咖啡坐下不到2小时内,王治全共被三次铃声叫起,一次起身,他对身旁的彭亮绘色道, 又是丁总 。

彭亮称, 今天与王治全一起开了大大小小N个会 ,上午, 王治全与丁东华也有过交流 ,主要商谈库巴在与国美供应链整合后的发展问题。

王治全十分相信自己对库巴今后发展的判断,他强调,首先,库巴与国美商城不会整合,外界对 合并 一说的解读纯属扯淡;其次,库巴会依然坚持以 家 为核心,家电、家居、家装,三条主线,不会随便扩充品类。

2010年11月,国美宣布以4800万元收购库巴80%股份,5个月后,国美斥资5000万元建立国美上商城。这让外界看来颇感蹊跷。但王治全对此并不感到奇怪,也不意外。

事实上,国美上商城的前身是国美于2005年创建的国美电子商务部。原国美电子商务部部长黄晓艺是黄光裕当时亲自找来的。在黄晓艺的带领下,国美电子商务部建立的站,从资讯窗口、填单、简单的数据查询,开始与国美技术平台的整合,ERP系统的接单送货、支付系统等功能也日益完善。

这个时候,王治全还没有开始创业。而王治全创办的库巴在2010年卖给国美时,正是陈晓主政国美的时期,该并购是经王冉和贝恩资本介绍,王治全与陈晓接触的。

王治全认为,库巴与国美上商城铁定不会合并:一是历史遗留问题,导致双方的文化不同,不容易做整合;二是国美有多品牌运营的基金,永乐、大中,都是国美的子品牌,而目前整个国美的调整步调都在强调多品牌的精细化运作,电商的 双品牌 没有道理不保留;三是国美上实行 双品牌 ,让体制更为灵活的库巴作为急先锋去探路,并不会影响稳扎稳打的国美上商城的品牌建设;四是国美收购库巴主要看重的是团队,而不是资源,花了钱玩了一年多就不玩了,商业不是游戏,没理由。

在方向的把握上,王治全称他已经向丁东华提出以 家 为核心的发展建议。从家电、家居到家装的逻辑是:库巴是做电视起家,大家电的人群是升级换代,但第二代人群是靠装修带来的。如果没有家居、家装的延伸,个升级换代的人群就已经找不到了,家居与家装的补充可作为用户的沉淀。

目前,库巴一共有员工1600人,在调整当中会优化掉不到10%,而后会在7月份补充进300名新生力量。在激励体制下,17个分站中,业绩不好的地方站会有调整为办事处的可能。

王治全认为,在整体电商环境不好的情况下,这种 小打小闹 的调整并不能说明库巴的业绩问题,而如果要说库巴亏损率过高,国美没有耐性继续投,那更是扯淡。

对于库巴的成本控制问题,王治全称,电商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成本结构是呈流动性的,需要扩张规模的时候,市场投放、物流建设自然会高。

而在库巴与国美签订的协议中,也并没有对运营支出加以限制。 资本性支出超过500万以上是需要董事会决定的,资本性支出是指什么?并购、买房子、买地,除此以外,我日常运营支出5个亿都不需要汇报。

王治全表示,在其辞去库巴CEO后,库巴与一淘等既定的合作也不会改变。此外,王治全强调,国美未来依然会零利润供给库巴。

王治全的未来:或开启一项新事业

王治全磕完一粒瓜子,从胸口吐出的那一口气团,随北京冬日的冷风飘向了窗外。他即将告别事业当中的又一个阶段,虽然,这种告别可能是短暂的。

为什么你们媒体一定要纠结在我为什么要离职这件事上呢? 王治全笑着说, 我以前是辛辛苦苦的在干,现在可以榨取别人的剩余价值,从劳动者变成 万恶 的资本家,不也挺好吗?

这更像是王治全在扪心自问,他在敲打自己的内心,问自己为何总是乐此不疲的往前冲,从不停下来,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

王治全称,创业时期的他,很少有业余生活,只是偶尔在浴室里游个泳,偶尔翻翻历史、人物传记类的小书。而这段时间不知为什么,自己突然看起了古龙,但却在小说里没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大侠。

王治全还说,自己近迷恋上了一部日本电影,翻来倒去看了五六遍 岩井俊二导演的《情书》, 在图书馆一角,男主角站在窗户旁边,风吹过白色的纱 太美了,我就喜欢那股单纯。

在追求浪漫主义的另一面,是王治全对内心好恶的辩证评判。对于黄光裕,王治全是略怀敬意的。 黄总的战略知觉、商业嗅觉很好,没有这么的。在他那样一个时代,一个拥有资源并不多的人,打下这样一份江山,很不容易。 但黄光裕与其他人一样并没能成为王治全的偶像。

我崇拜思想的某一部分,我认为没有完美的存在,更没有偶像,偶像是希望自己成为像他一样的人,我觉得很多人有很多优点,我可能尊重某个人,但谈不上是我的偶像。

王治全还把这种思维延续到了工作的制度层面, 你不能让每一个人的权力过大,也不能随意开除员工 , 我们总裁办之间相互玩笑侮辱,但绝不能让你去侮辱员工 。

王治全称,自己未来还是会从事与电商有关的项目。但王治全的未来,与库巴的未来,或许将不再是一个未来了。 (腾讯科技 赵楠)

烟酒回收
绞车
弹性柱销联轴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