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经济学家的赌博

2018-12-04 18:10:22
经济学家的赌博 经济学家都爱认死理儿。

争论中双方各自坚持自己的观点,针尖对麦芒,各不相让。

谁也无法说服谁,因而就打赌,正确者赢,毛病者输。

这次打赌的两位美国经济学家,一位是马里兰州立大学的朱利安·西蒙,另外一位是斯坦福大学的保罗·埃尔里奇。

在关于人类前程的问题上,埃尔里奇是悲观派,认为由于人口爆炸,食物短缺,不可再生性资源的消耗、环境污染等原因,人类前途不妙。

西蒙是乐观派,认为人类社会的技术进步和价格机制会解决人类发展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人类前程光明。

他们俩人的这些观点代表了学术界对人类未来两种根本对立的观点。

这个争论事关人类的未来,也格外受世人关注。

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因而决定赌一把。

他们争辩涉及的问题太多,赌什么呢?他们决定赌不可再生性资源是否会消耗完的问题。

不可再生性资源是消耗完就无法再有的资源,如石油、煤及各种矿石等。

这种资源在地球上的储藏量是有限的,越用越少,总有一天这类资源会用完。

悲观派埃尔里奇的观点是,这种资源迟早会用完,这时人类的末日就快了。

这种不可再生性资源的消耗与危机,表现为其价格大幅度上升。

乐观派西蒙的观点是,这种资源不会用完枯竭,价格不但不会大幅度上升,还会下降。

他们俩人选定了五种金属:“铬、铜、镍、锡、钨。

各自以假想的方式买入1000美元的等量金属,每种金属各200美元。

以1980年9月29日的各种金属价格为准,假如到1990年9月29日,这5种金属的价格在剔除通货膨胀的因素后果然上升了,西蒙就要付给埃尔里奇这些金属的总差价。

反之,假设这5种金属的价格下降了,埃尔里奇将把总差价支付给西蒙。

这场赌博需要的时间真长。

到1990年,这5种金属无一例外地跌了价。

埃尔里奇输了,教授还是守信的,埃尔里奇把自己输的57607美元交给了西蒙。

这场赌博开始时就有开玩笑的性质,总共几万美元,算不上豪赌。

但众人对这场赌博的关注程度远远超过了拉斯维加斯或雷诺这些大赌城的任何一场豪赌。

因为它涉及人类的未来,赌的钱不多,意义不小。

西蒙教授在赢了这场赌博以后说,自己一开始就对赢得赌博充满了信心,因为他相信人类社会的价格机制和技术进步。

在市场经济中,价格是调理经济的“看不见的手”。

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上,价格随供求关系变动而灵活、及时地变动。

价格反应了资源稀缺的程度。

当某种资源短缺,供给小于需求时,价格必定上升。

价格上升,增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