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星月短文学灭鼠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盐城信息港

导读

通勤车驶过一段坑坑洼洼的水泥路,夜幕垂了下来。远远的光亮,如闪烁在稠浓夜色里的几点磷火,随晃动的车厢明明灭灭。  米娜转转歪在脖子上的脑袋,

通勤车驶过一段坑坑洼洼的水泥路,夜幕垂了下来。远远的光亮,如闪烁在稠浓夜色里的几点磷火,随晃动的车厢明明灭灭。  米娜转转歪在脖子上的脑袋,巴咂两下干渴的唇齿,她闻到一股来自自己体内的腐朽的酸味。  老鼠味!地下室的味道。  刚才,她做了个梦。  地下室的粘鼠板上、捕鼠器里数不清的老鼠首尾相接,瞪着愤怒的鼠眼,扭动四肢,逃窜。摞在铁丝床上的白面大米像狂野的潮泛着白色的泡沫朝门口涌动。婆婆一手拎条暗黄色麻袋,一手拿柄长把铲子,恶狠狠地将老鼠抛进死亡的深渊。老鼠顺着婆婆的脚后跟吱哩哇啦爬上她的脸,撕扯,血肉模糊……  米娜“啊”的一声惊醒,浑身汗湿,心像被鼠爪子捯疼了,惶惶的窒息。  老鼠,老鼠,该死的老鼠!米娜在心里咒骂。  窗外,路灯和车灯像一条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将回家的路勾勒得简洁明了,一片光亮。  家,就是暖暖的念想。  现在,米娜不想回家。  好几天了,米娜睡不着,一闭眼就是上窜下跳的老鼠,窜窜的她脑仁发麻。  上个礼拜,婆婆收拾地下室,进家门就大呼小叫,塌天似的。了不得,家进老鼠了,面袋被咬了个小窟窿,周围几颗老鼠屎,绿豆大小,指定是个磨头茬牙的鼠崽子!  啥东西都不能放,先把米面给我扛楼上!婆婆腰椎间盘突出,提不了重物。她的一声令下用来指挥三个兵,大斌、米娜和老虎。大斌工作单位远,十天半月回不了家。老虎上高中披星戴月,一副瞌迷睡眼严重缺觉的样子。只有米娜坐通勤车上下班,一天三顿和婆婆同个锅里搅稀稠。也就是说,婆婆号令之下只有米娜这一个兵可以冲锋陷阵。  接到老妈指令,大斌颠颠地跑街上买来粘鼠板和捕鼠器,排兵布阵一样将它们安置在老鼠可能出没和活动的地方。  搬啥呢,一趟一趟,好容易啊,我布下了天罗地网,看它往哪儿藏?!大斌踌躇满志,得意地欣赏完自己精心设下的局,拍拍屁股上班了。  婆婆天不亮就爬起来查看老鼠动向,门后发现了老鼠屎,七八粒,还有一滩尿;窗纱咬破了,四五粒老鼠屎,花椒似的……一连两天,粘鼠板和捕鼠器上鼠毛没有。  搬,得搬!你那些玩意儿逮不住老鼠,差点把我老婆子夹成瘸子!  怎么可能?它怎么可能逃脱得了我的重重关卡?!大斌在电话里诧异。  搬,必须搬,听你小子的把点粮食都糟蹋了!婆婆面对越来越泛滥的疫情,斩钉截铁挂了电话。  米娜中午回家扛面背米,晚上回家拎粉条提牛奶,吭哧憋肚子,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下了车,夜越发沉了。米娜提件奶,在幽暗的楼道里攀爬。  这十月的天!这漫长的夜!  油和醋也得上楼!米娜刚将奶擩进家门,婆婆又下达第二道指令。  米娜甩掉高跟鞋,仰脚八叉躺在沙发上。老鼠还咬得开油壶醋瓶?咱别瞎折腾了!  不行!想想油壶醋瓶外面糊满老鼠唾沫和气味,我就吃不下饭……今天捕鼠器里夹了半截老鼠尾巴,有几滴血呢。  米娜直奔卫生间,对着大便器大口大口干咽。  这地下室咋就像个聚宝盆呢,搬了一样又生出一样。米娜手抚胸口嚷嚷。  可不聚宝盆呗,一家的口粮都搁那儿了。  婆婆拿不动东西,手脚也没拾闲。加固地下室门窗,用水泥糊墙上的坑--只能说是坑,没有一个称作洞的坑足以让老鼠藏身。婆婆的神经时刻处于一级战备状态。  地下室被米娜腾空了,就剩下一架铁梯子、一支纲丝床、一个破茶几和几个搪瓷盆,不是玻璃就是铁器,都比老鼠的牙齿坚硬。  像个禁闭室!推自行车上学的老虎口吻揶揄。  婆婆今天往粘鼠板、捕鼠器旁撒饼干屑、干馍片,明天撒油炸红薯块、肉骨头,拌了老鼠药变换花样诱老鼠着道。我就不信它能眼睁睁看着美食饿死了!  奶奶,你逮老鼠还是喂老鼠哇?老虎将一大碗炸酱面搅动得口舌生津。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你小子懂啥!  这些精心选择和搭配的美食就是绝命诱惑。米娜和婆婆都坚信在一个早晨,老鼠就会被消灭在粘鼠板或捕鼠器里。  老鼠像个作战经验丰富的游击队员,无视陷阱美食,将自己啃噬消化的结晶得意地展示在铁梯边、搪瓷盆里,逍遥网外。  莫非这老鼠真成了精?!  窗户的铁丝网密密斜织,门上的皮带紧贴门框严丝合缝,墙壁被婆婆抹成了一张长斑的脸。粘鼠板和捕鼠器静静罩在薄薄的灰尘下。地下室像一个被洗劫的战场,空空荡荡,满目萧条。  连续几天,饼干屑、肉骨头无鼠问津。老鼠失去了踪迹。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这可恶的老鼠长翅膀变蝙蝠了?还是化成水人间蒸发了?婆婆的皱纹里刻满疑惑和失落。  奶奶,老鼠是活物,又不是摆设,你怎么能守株待鼠?  要不再把东西搬回地下室?阳台成储藏室了。周末晚上,婆婆、米娜、老虎围坐着沙发看电视,米娜挑了眉眼问。  等等,再等等。老鼠到底哪里去了?  跑了呗。活人还能被尿憋死?不对,活老鼠还能被屎憋死?  你这孩子,墙上老虎不吃人!  真老虎也不稀罕鼠崽子哪!老虎打个呵欠,耷蒙起虎眼睡觉去了。  米娜揉揉酸困的眼睛,眼皮子直打架。  老鼠哪里去了?  老鼠到底哪里去了?!  数以百计的老鼠首尾相接拥挤在地下室里,吱哩哇啦窜窜,婆婆一手拎条暗黄色麻袋,一手拿柄长把铲子,身上爬满了老鼠,脸模糊成一片……  老鼠,老鼠!米娜尖叫着醒来。  老鼠,老鼠……老虎马踩车一样直声叫唤。  米娜裹了睡衣光脚冲出去,冲进卫生间。  大便器旁赫然躺了只老鼠,四脚朝天,身体僵直,秃了半截的老鼠尾巴贴着地板,像个短促的感叹号。  老鼠死了。  老虎提溜着裤腰,一脸惊悸。  一股酸腐的气味丝丝缕缕钻进米娜的鼻孔。  妈呀!跟在身后的婆婆盯几眼地上的老鼠,拐起双腿急急奔往阳台。   共 21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异常为什么会造成不育
黑龙江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未了情1

下一页:无奈58

友情链接